影帝舞王

© 影帝舞王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团宠和他的哥哥们

这事做的无比得心应手。
“二哥,给个签名呗!”
“......”荣石果端转身上楼,“砰”一声关上门。他的弟弟是被掉包了吧?还是被外星人抓走洗脑了?果然小时候的呆萌可爱乖巧听话都是骗人的么!
看着荣石上楼,赵启平笑瘫在沙发上。凌远无奈的摇摇头,抽出纸巾pa到他脸上,“把爪子擦干净。”
“签名是怎么回事?”这边的蔺晨还没挂电话,听到赵启平的爆笑一阵阵传来,有些担心的说,“别让他笑了,小心呛到......”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惊心动魄的咳嗽声,果然......
“那我挂了啊蔺晨,你快去吃饭,我看看启平。”凌远挂了电话,连忙去倒水。
蔺晨看着挂断的电话叹口气,这个赵启平,一点都不让人放心啊!
正在想回去的时候给赵启平买什么礼物,敲门声响了,一声熟悉的声音传进来,
“蔺晨哥,我可以进来么?”

“啊,请进。”蔺晨起身打开休息室的门,差点被门外的人撞个满怀。蔺晨连忙扶住他,“没事吧?”
“没事。”萧景琰连忙站好,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发。“小胖哥点了外卖,蔺晨哥一起吃吧!”
“好。”蔺晨一口白牙照的萧景琰突然红了耳朵,慌乱的转身往外走,蔺晨看着略显慌乱的人,低头想了一会儿,笑得更开心了。
“蔺晨的猪排饭,景琰的肉酱意饭。”摄影师小胖将外卖放在两人面前,蔺晨也不客气,直接打开饭盒开吃。已经连续工作了七八个小时,早就饿了。萧景琰打开饭盒,深深吸了口香气,才开始吃。蔺晨看着他孩子气的动作,不禁弯了嘴角。
化妆师小林不时偷偷瞟一眼坐在一起吃饭的两人,总觉得气氛有些古怪,好像他们两个不该坐在一起,却又没什么违和感,好像就应该坐在一起。这什么鬼想法。小林摇摇头,刚想找点话说,一旁的蔺晨先开了口。
“琰琰你的意饭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萧景琰愣了一下,“啊?那蔺晨哥你要尝尝么?”
“好啊。”蔺晨说完就着萧景琰的姿势把他手上的勺子含进嘴里,吃掉了那口意饭。
萧景琰没想到蔺晨直接吃掉他勺子里的饭,保持着拿勺子的姿势一时愣住了。
看着蔺晨意犹未尽的咂咂嘴看着自已,萧景琰突然觉得脸好热,赶紧底下头边吃边说:“味道还行吧?”
“很好吃。”蔺晨又露出傻白甜的经典笑容。尽管萧景琰装的很淡定,但悄悄红了的耳尖没躲过蔺晨的眼睛。
一旁的小胖和小林石化了,这......这种萧景琰被蔺晨调戏了的感觉是闹那样?说好的精辟呢萧景琰!跟着你的智商一起被蔺晨吃掉了么!蔺晨你敢不敢要一副宠弱的傻笑脸?萧景琰你敢不敢要一副娇羞的小媳妇儿脸?只不过是一口饭好么!你想吃的话我的也可以给你吃!(蔺晨:滚我有洁癖!我家琰琰也有洁癖!
小胖小林:你们的洁癖还会自动识别人?
蔺晨:......这是高科技。)

好不容易在无比煎熬中吃完饭,小胖和小林表示他们体内的八卦之魔已经觉醒。两人趁着萧景琰和蔺晨商量预制细节的功夫,躲在一旁咬耳朵。
“哎你说他们两个怎么回事?”
“不知道,总觉得怪怪的。”
“萧景琰不是有洁癖么?怎么今天没发作?”
“不知道哎,上次景天用他的杯子喝水,他直接把杯子送给景天了!”
“对啊,景天还痛诉发小嫌弃他来着。”
“那他今天怎么没跟蔺晨翻脸,还......好像脸红了?”
小胖和小林对视一眼,心下了然,“难道他们两个......”
绝对有J情!”
“啊嚏!”萧景琰突然打了个喷嚏,蔺晨递张纸巾给他。
“怎么了?怎么突然打喷嚏啊?”
“不知道啊!”萧景琰擦擦鼻子翁声翁气的说。
“录完节目应该有几天的休假了吧,蔺晨哥有没有想过去哪?”
“回家吧!好久没回去了。”蔺晨下意识的摸摸手指上的纹身。明家人手上都有一个“M”的纹身。是兄弟几个商量好一起去纹的。当初赵启平还因为怕疼哭的昏天暗地的,被这几个哥哥哄带骗威逼利诱才纹好的。
“那琰琰呢?有什么打算么?”
“我啊,我没什么事,躲在家里睡觉咯。”萧景琰除了工作以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睡觉。蔺晨觉得“睡神”这一称好萧景琰真的是实至名归。
两人继续讨论了一会儿,就有人工作人员过来通知录制要开始了。小林赶紧跑过来给两人补妆,一边又偷偷观察两人。出门前一刻,萧景琰拉住蔺晨整理了下他的衬衫,蔺晨回以一个傻白甜式的笑,于是,萧景琰的脸再次红了!
小林觉得自已身体内一股神秘力量即将奔涌而出。作为一个新生代腐女,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晚上,荣石一进家门,就看到凌远抱着笔记本坐在沙发上认真的看着什么。荣石有点奇怪,凌远并不是经常玩电脑的人,他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看书上。可是今天却抱着笔记本大半天了。
“回来了。”凌远头也不抬的跟荣石招呼了一声,随手甩给他一张明信片。荣石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什么都没有啊,
“给我这个干嘛?”
“签名。”简短的两个字飘进荣石耳朵,荣石决定装作没听见上楼睡觉。
“阿”石”凌远笑着举起手里的笔记本让荣石看。“看看这个。”
荣石看见笔记本里一张照片,是他朝思暮想的小老板――许一霖。照片上的许一霖搂着一个人的肩膀笑得开心。原来他也能笑得这么开心这么毫无顾忌。荣石皱眉,好像自己就没见他这么笑过。许一霖这人让人很难看透,更难接近。但是命运就是这么爱作怪,偏偏就让荣石爱上了许一霖这样一个人。
凌远一看荣石的样子就知道他眼里只看到许一霖了!
“阿石。”凌远又叫了一声,“你没看到他怀里搂得是谁?”
荣石这才看清照片上的另一个人,李熏然???
“怎么回事?”
“许一霖是李熏然姑姑家的表哥,两人从小一块长大,感情十分好。”凌远看着荣石挑眉,“所以你不打算先拉拢你的小舅子?”

荣石顿了一下,拿过明信片坐下,

“签几张?”

“一张就好。”凌远把明信片收好,“多了就没用了。”凌远那种性格,就要吊着他的胃口才行。
荣石打量着凌远,直到看的凌远浑身不自在,“干嘛这么看我?”
“二哥怎么对这个李熏然这么上心?”荣石不是傻子,白天的事也就算了,晚上还不忘帮那小子要签名,恐怕不是为了帮自己追阿霖吧?
“今天李熏然的父亲来找过我。”凌远合上笔记本,表情渐渐严肃起来。“他说希望我能帮李熏然做治疗。”
也对,那孩子是该治疗一下了。荣石点点头,不过,“我不记得你主修过精神科。”
“……”
你一个黑道'大哥这么毒舌是跟谁学的!
“他没有嗅觉。”凌远无视荣石的调侃,“李局长说李熏然小时候生了场大病,医院下过两次病危通知,虽然后来活下来了,可是却从此没有嗅觉了。”
“可怜的人多了去了,也没见你个个都救。”荣石剥开个橘子,扔给凌远一半。
凌远看着橘子有些出神,许久轻轻说了一句,“我希望他好好的。”那样爱笑爱闹的人,应该有个完美的人生,不要有一丁点遗憾。
“什么时候去李家?”
“明天。”
“那早点休息吧!”
“好。”
荣石起身回房,路过赵启平的房间,刚想进去看看赵启平睡没睡,却在门口听到赵启平打电话的声音:“喂,曲和……”
荣石摇摇头笑了,平时总爱板着的脸难得有了笑容,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吵得天翻地覆,一分开了就知道兄弟情深了。




评论
热度(7)
2016-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