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舞王

© 影帝舞王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团宠和他的哥哥们

李局长火气上来了,“再去叫,拽也要给我拽起来!”
“是,老爷。”管家刚要去,门铃响了。管家只好转去开门。
安凌远看着眼前的别墅心里感叹果然是有钱人啊!比自己家的别墅要大很多啊!其实明家的别墅也很大,明楼一直坚持一家人就该在一起,至少每天回家吃晚饭是必要的。所以兄弟几个立誓要买一个大大的房子大家住一起。后来别墅也买了,各自的房子也买了,但是大家还是喜欢住在别墅,各自买房子也只是为了工作方便。
李渤渤一打开门就看到门外站了位年轻人,穿一件白色风衣,提着一个小箱子,玉树临风仪表堂堂。
“您是?”
“我是凌远。”
“原来是凌先生,快请进。”李渤渤惊讶于安医生原来是这般年轻帅气。
“老爷,凌先生到了。”
李局长连忙迎出来,“凌医生这么早就来了。快请进。”说完看了李渤渤一眼,示意他赶紧去把李熏然弄起来!
“不知凌医生用过早饭没有?我让厨房准备一下吧?”
“不用了李局长,我已经吃过了。”凌远谦谦君子的模样让李局长越看越顺眼,也越来越无奈
自己那个让人操碎心的儿子。(恭喜凌远成功升级#别人家的孩子#
“因为昨天有事耽误了,所以今天特地早点来。”凌远微笑着解释。“怎么没看到小少爷呢?”
“呃,熏然他……我已经让人去叫了。”李局长有些窘迫的说。简直太丢人了!客人都到了主人却还没起床。
“没关系,我弟弟在家也是这样的。”看出李局长的窘迫,凌远笑着解围。
李渤渤上楼推开李熏然的房间,意料之中的小少爷还是一动未动。
“少爷,快起来了,凌医生已经到了。”李渤渤用力的晃晃李熏然。可是李熏然只是翻个身,继续睡。什么凌医生?哦对,老爹昨天说的给他请的中医先生,听说还是个博士。哼,谁要浪费周末睡觉的大好时光去见那种古板的糟老头子。

“少爷,李局长说了,拽也要把你拽起来。少爷快起来吧!”;李渤渤头疼的看着李熏然,叫少爷起床真的是件很难完成的任务啊!
“我来试试吧!”正当李渤博束手无策的时候,门口传来凌远的声音。李渤渤回头看着凌远,凌远已走到了床边。“我跟李局长说过了,李局长同意我上来的。”
李渤渤只好退到一旁,“那辛苦凌先生了。”
凌远坐在床边,将被子往下拉了拉,露出李熏然的小脑袋让他透透气。看着李熏然安静的睡颜,恬静乖巧,不似醒着时一副混世魔王的样子。好想就这样看着他一辈子。
李渤渤看凌远静静的看着李熏然不出声,很是奇怪。终于忍不住开口:“凌先生?”
凌远回过神,在心里嘲笑了下自己,一见到李熏然就有些失态。凌远伸手点点李熏然的鼻子,轻声唤道:“李熏然,起床了。”
李熏然抬手抹抹鼻子,继续睡。凌远看着好笑,恶作剧的捏住李熏然的鼻子,说出的话却温柔的想要把人融化一样,“小狮子,起床了。”
李熏然只觉得鼻子被什么堵住了,呼吸越来越困难,终于睁开了眼睛。咦,眼前的人好眼熟。
李熏然刚醒来迷迷糊糊的样子被凌远尽收眼底。心里直叹这样的小狮子怎么可以这么可爱,让人忍不住想抱在怀里狠狠蹂躏一番。可是毕竟有旁人在,凌远努力压制住自己的念头。只是伸手捏了捏李熏然的脸,
“醒了么?”
看清楚眼前的人,李熏然的瞌睡虫跑了一大半。他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又惊又喜的喊:“凌远!”
“嗯。”凌远微笑着看着他,满眼的宠溺。
“你是来给我送签名的?”某人的星星眼~
“……”
凌远的笑容僵在脸上。

嗯!”凌远的声音颇有咬牙切齿的味道,“五分钟之内起床就给你,不然别想要了。”
“哎别别别,我马上起!马上起!”李熏然一下子跳起来,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我在楼下等你。”凌远说完潇洒的转身而去。剩下快速穿衣服的宁致远和目瞪口呆的李渤博。
就三句话,就把赖床的小少爷叫起来了????这也太惊悚了吧!
事实证明人的潜力是不可预料的。李熏然只用了三分钟就穿戴好下了楼,站在凌远面前伸 出手,像个做了好事跟家长要糖的娃娃。凌远看着眼前白净的手,笑得宠溺。从口袋掏出明信片放在他手里。
“哇!凌远你太好啦!”李熏然高兴的给凌远一个熊抱。
李局长看着凌远上楼,不过两分钟就下来了,然后过了三分钟,李熏然就兴冲冲的跑下来了!简直震惊鸟!难道说他以前叫儿子起床的方法有不妥?直到李熏然拿着张明信片熊抱凌远,李局长才反应过来。
“熏然,不许胡闹。这是凌远。”李局长看着李熏然不满的说。凌远拍拍李熏然的背,放开他。
“凌医生?”昨天老爹说的那个中医?不是个糟老头子么?怎么成凌远了?
虽然很疑惑,但是李熏然还是乖乖在凌远旁边坐下来。

“怎么?我不像?”凌远好笑的看着他,“我今天来是来看看怎么治好你的鼻子。”
李熏然懒懒的斜在沙发上,有些失落的说:“算了吧,我从小到大看了多少医生吃了多少药,也没有用。”
不想那失落的表情刺痛自己的心,凌远揉揉他的发顶,安慰道:“放心,有我呢!”
“凌先生,小儿的鼻子真的可以治好么?”李局长听到凌远的话仿佛看见了希望。
“等下我会为小少爷仔细检查一下,我想问题应该不大。请李局长把小少爷当年生病的情况跟我说一下吧!”
“好好。凌先生,你要是真能治好小儿的鼻子,你可就是咱李家的大恩人呐!我李家定会好好感谢凌先生的。”一听有希望了,李局长高兴的不得了,一旁的李熏然也开心了。抱着凌远带来的箱子研究起来。玩了好一会儿,觉得没意思了。看看凌远和自己老爹,正认真讨论着他的病情。
好无聊啊!李熏然趴在沙发上感叹。看看时钟,才不多十点。突然心里冒出个主意。拿过手机,找到赵启平的号,打了过去。哼哼哼,我睡不成懒觉你也别想睡!
赵启平睡得正香,一阵铃声突兀的想起来。赵启平不耐烦的往被子里缩了缩,手机响了一会儿就停了。可不到三秒钟,又响了。
“shit!”赵启平咒骂着伸出手臂摸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小狮子。
“你最好是有重要的事情。”赵启平恶狠狠的对电话那边的人说。
电话那头的李熏然一本正经的说:“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不然我会这么早打给你?”
想想也是,李熏然也不是个勤快的人。
“到底什么事,快说!”
“咳咳。”李熏然清了清嗓子,“重要的事就是,起床尿尿了赵启平!”说完迅速的挂了电话。
赵启平看着挂掉的电话,
一秒,
两秒,
“卧槽!!!小狮子你大爷的!”

莫名被吵醒还被恶作剧的赵启平生气的把手机关机,扔到柜子上继续睡觉。
嗯?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赵启平又坐起来,看向床头距。柜子上安安静静的放着一个糖人,一个大黄蜂和蜘蛛侠。赵启平的眼睛越睁越大。来不及穿上鞋子,光着脚丫跑出卧室,直奔追追的房间。 
果不其然,和和正呼呼大睡。赵启平一个人体炮弹发出去。
“曲和!!!”
就在碰到的一瞬间,床上的人裹着被子迅速的滚到一边,赵启平扑个空,一下子砸到床上。
“咳咳,”赵启平皱着眉头手紧抓住胸口,断断续续的说:“曲和,帮我照顾……哥哥……们。”说完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和和裹着被子又滚回去,展开被子盖住爱演的某人,“好了臭平,我好困你让我睡会儿。”
“好吧,看在你连夜飞回来还给朕带礼物的份上,朕准了。”赵启平翻个身,干脆缩进被子里一起睡。
“嗯嗯,谢主隆恩。”和和眼睛都没睁开,一个劲儿点头。

明楼和明诚回到家就看到门口的行李箱。
“这是谁的箱子?”明诚看着箱子问。
“和和的,”明楼明诚弯腰换鞋时在他脸上偷亲了一下,明诚瞪他,明楼一脸严肃的解释:“不小心碰到的。”
师兄你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见长。明诚鄙视的看他一眼,正想往客厅走,被明楼一把拉过去吻住,
“这才是故意的。”明楼放开明诚,手指抚摸着明诚的唇,眼里的深情爱意浓得化不开,明诚觉得自己好像就这样陷进去了,难以自拔。
明诚的脸越来越红,每次和师兄对视都会脸红,明诚心里暗叹自己没用。伸手推推明楼,明诚的声音细若蚊蝇:“师兄快去做饭,我饿了。”
明楼知道自家媳妇是又害羞了,也不再逗他,在明诚嘴上又亲了下,才挽起袖子走进厨房。
“明诚你去看看那两个小孩起来没有,该吃午饭了。”
“嗯。”

明诚推开赵启平卧室的门,环顾一周,没看到人。转身出来推开隔壁的门,果然,床上两个人睡得正香。
明诚看着床上两个长相神似的人,心里感叹明家兄弟都长的好像!
“赵启平,和和,起床吃饭了!”明诚清冷的声音飘进赵启平耳朵,唔,好像是明诚哥。
赵启平睁开一只眼看了看,“再睡十分钟。”
明诚静静看着他。
“那……五分钟”
明诚静静看着他。
“明诚哥~”
赵启平开始撒娇。明诚仍然静静看着他。
“好吧!现在起。”赵启平慢吞吞的坐起来,
看了看一旁仍在睡的和和,恶从胆边生啊!站起来抬脚用力把和和踹下去,“曲和明诚哥喊你吃饭了!”

饶是裹着被子,和和从床上滚下去还是摔疼了。和和怒气冲冲的站起来,刚想发火,就看到明诚站在赵启平身后看着他。冲到嘴边的怒吼硬生生压下去。
“明诚哥。”
“嗯。”目的达成,明诚也不废话,转身下楼。
赵启平嘟嘟嘴,全家人里他最怕的就是明诚了。别看明诚总是不爱说话,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可是大哥的话对明诚来说就是圣旨好么!明诚的话对他们来说也是圣旨好么!呜呜谁来可怜下他们这些打不过明诚的小孩子!

“你们两个早饭都没吃?”明楼好笑的看着狼吞虎咽的两个弟弟,“和和什么时候回来的?”
“早上七点。”和和从赵启平面前夹走一只虾,半道却又被赵启平抢回去塞进嘴里。
“臭平你又抢!”
“大哥做给我吃的!”赵启平不理他,继续跟桌子上的饭菜奋斗。
“要不要脸,大哥明明是做给我吃的!这是接风宴!懂不懂!懂不懂!”和和一边反驳一边不停筷子的跟赵启平抢菜吃。
明楼无奈的看着两人。再让他们吵下去,饭都不用吃了!

“好了,快点吃饭。”明诚看出明楼的无奈,出声小小的警告了一下,果然,赵启平和和和不再说话,继续无声的战斗。

吃饱喝足的两人迫于明诚的“淫威”跑去洗碗。而明诚表示其实他什么都没做,他只是说了句“师兄做饭很辛苦”而已。
赵启平和和和表示我们是很善解人意的,大哥做饭很辛苦,明诚哥吃饭也很辛苦,辛苦就要好好休息,收拾饭桌洗碗神马的我们来就行。不不不,一点不勉强,我们心甘情愿。所以明诚哥眼神可以收一收么?
赵启平和和和偷偷在厨房门口张望,看到明楼和明诚窝在沙发里看电视之后,两人偷偷从厨房溜到门口,轻手轻脚的换上鞋子,轻轻打开门溜了出去。
明楼和明诚听着不算轻的关门声,相视一笑,这两个笨蛋,偷偷溜走也不会小点声?
明诚站起来朝厨房走去。
“我去洗碗,师兄上楼休息一会儿吧!”
明楼的目光随着明诚移动。起身慢慢跟过去。
惬意的倚在门口,看着清澈的水穿过明诚细长的手,哗哗作响。明楼从后面抱住明诚,低头在他后颈上亲了一下,开口的声音低沉的说不出的诱惑:“明诚……”
“师兄别闹了,我还没洗完。”明诚怕痒的偏头,却正好给明楼机会在右侧脖子上留下一个吻。
“明诚~家里没人……”
“那也不能……唔……嗯”未说完的话被堵回去。
好吧,师兄的话就是圣旨。






评论
热度(21)
2016-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