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舞王

© 影帝舞王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团宠和他的哥哥们

赵启平睡得迷迷糊糊的起床,拐进和和的房间。发现人不在,才想起今天四哥蔺晨好像要回来。
从冰箱里拿个鸡腿叼着蹿上沙发,赵启平无聊的换着频道。看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摸出手机给和和打电话,
“喂,臭曲”
“睡醒了?”和和看看手表,还有二十分钟蔺晨才到。“吃饭没有?”
“吃了半个鸡腿,家里一个人都没有,都干嘛去了?”赵启平把吃了一半的鸡腿扔到一旁,没胃口了。
“昨天喝酒了吧?”和和想起机场旁边的早餐店,里面的馅饼好像很好吃,起身向外走去。
“喝了一点点。啤酒。”赵启平有些心虚,昨天几个人都玩疯了,酒当然喝了不少,就算是啤酒都差点把赵启平喝吐了。赵启平都没敢让和和去接他,怕他告诉哥哥们。
“厨房有牛奶,先热一杯喝了,等下我回去给你带点早餐。”
“知道了――”赵启平拉长声音懒懒的答,“臭曲你好啰嗦。”
“臭平你皮痒了是吧!”
“怎么的你还敢打我?我告诉大哥去!”赵启平才不怕他!
“是吗?那四哥带的礼物我先拆了……”
“你敢!”赵启平一下子从沙发上坐好,“臭曲你敢拆我礼物我跟你没完!”
“哎哟哟我怎么不敢啊,你咬我啊!”
“嘻嘻臭曲你最好啦!”哼,等你回来的臭曲。不收拾你我就不是赵帅哥!
正吵着门铃声响了,赵启平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去开门。
“小狮子???”赵启平惊讶的看着门外的人。
李熏然无精打采的应了声,情绪似乎不太好。
“先进来吧!”赵启平把李熏然拉进来关好门。
“到底怎么了?”
李熏然一副生无可恋的坐在沙发上,闷闷的开口:“老爹让我去公司。”
“那你就去呗!”赵启平一时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李熏然白了他一眼,“老爹是要我去公司学习,好接管公司。”

“那不是挺好?”赵启平打趣的说,“那以后见了你不就要称你‘李总’了?”
李熏然把脸埋进抱枕,“赵启平你果然是个小贱人!”
“你还小妖精呢!”赵启平去厨房热了两杯牛奶,递给李熏然一杯。
“那你不去公司跑我家来干嘛?”
李熏然一下子坐好,接过牛奶喝了,才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我不想去,然后跟老爹吵了几句,他就把我关起来了。”
赵启平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
“然后我就偷溜出来了呗!”李熏然一脸得意,“我离家出走了!”
“……”赵启平无语的看着他,伸手一指,“门在那边,慢走不送。”
“我靠赵启平,还能不能好了!”李熏然蹿过去掐赵启平的脖子,“小爷落难至此,你不帮我就算了还落井下石!”
赵启平忙跳到旁边沙发上躲开,“去你的小狮子你在我的地盘还想造反!”
“就造反了!”
“再闹不让你在这儿了!”
好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唉!李熏然感叹真是世态炎凉人间无情虎落平阳啊!(这都什么跟什么……)
“我没地方去了,薄靳言那家伙根本靠不住,一霖哥那里更不能去,老爹第一个搜的地方就是那儿!”
“所以为什么来我家?”
“让凌远帮我想办法啊!”李熏然数着手指头算,“凌远走了五天了,明天下午回来,老爹应该找不到这儿。”
为什么李熏然有事会跑来找我二哥?赵启平打量着李熏然,身体里的八卦因子又开始蠢蠢欲动。
“这么看着我干嘛?”李熏然奇怪的看着丁隐。
赵启平撇撇嘴,“我哥能有什么办法?”
“当然会有啦!他是我的主治医师,随便找个什么借口老爹都会信的。”对于凌远,李熏然很信任,甚至是有些依赖了。
“好吧,那等二哥回来再说吧!”赵启平翻出游戏机,冲李熏然晃了晃,“玩不玩?”
“当然!”李熏然一下来了精神。

“四哥,在这儿!”和和眼尖的看到了从贵宾通道走出来的几个人。蔺晨走在中间,一路走一路似乎护着什么人。听到和和的声音,摆摆手,转身对身后的人低语几句,才扶着那人朝和和走过来。
和和这才看清蔺晨身后的人似乎受了伤,被蔺晨扶着一拐一拐的走着。和和看到四周已经有人窃窃私语,有几个人好像已经认出了蔺晨,连忙迎上去帮忙拿着行李,快速走出机场坐进车子。在身后一阵“呀!那是蔺晨!”的叫声中绝尘而去。
和和从后视镜里不断打量坐在后面的人,戴着墨镜和口罩,但仍是很熟悉。终于忍不住问道:“四哥,这位是?”
“这是我的好朋友萧景琰。”
说话间萧景琰摘了墨镜口罩,跟和和打招呼,“你好,我是萧景琰。”
“你好,我是和和。”和和想起来了,萧景琰,四哥挂在嘴边的人,两人关系好到一度传“绯闻”。
“景琰哥的脚怎么了?”和和自来熟,萧景琰倒觉得明家人挺好相处的。
“做节目不小心扭到了,已经没事了。”萧景琰说着看了看蔺晨,果然,蔺晨的脸色不太好。
和和也感受到了来自蔺晨的低气压,看来这事没那么简单啊。
“那以后要小心点了,艺人很辛苦的,你跟哥都要照顾好自己才行。”和和从后视镜里看了蔺晨一眼,后者脸色缓和了一点。
“蔺晨哥……”萧景琰悄悄拽拽蔺晨的袖口,轻轻喊了一声,蔺晨转头看着瞪着猫儿眼露出猫弧的人儿,心里的不快一扫而光。但面上依旧板着脸。
“琰琰以后再有这种英雄救美的事留着给我就行了。”
萧景琰哭笑不得的看着蔺晨,哪里是英雄救美啊!全场就他离得最近,当然要去救人啦!知道蔺晨是关心自己,萧景琰点头答应了。
“是是是,以后再有这种事就全仰仗蔺大侠了!”
蔺晨终于忍不住笑出来,和和很忧伤,他被亲爱的四哥遗忘了!忘了就算了,还无耻的秀恩爱,哼!
“和和。”蔺晨从车后座拿出一份早餐,“你还没吃早餐?”还是说这是午餐?
“是赵启平的。”

和和伸手接过早餐放到副驾驶座位上,“昨天考完试跟同学去疯了,刚刚才起床。”
“总这样不行。”蔺晨若有所思的说,“不能太宠他了,以后他怎么照顾好自己呢?”
四哥这话你真敢说,话说你不是弟控???和和心里默默吐槽
蔺晨看看座位上的早餐,补充了一句:“等会儿再买俩鸡腿,启平爱吃。”
“……”
“……”
四哥/蔺晨哥你脸不疼么?
“我们回来了。”明楼和明诚提着两大袋东西进了门。一进门就看到两个小孩坐在地毯上抱着游戏机柄厮杀。
“大哥你回来啦!”
“明楼哥,明诚哥。”李熏然乖乖的问好。明楼笑着点点头,刚想说什么,门铃响了。伸手打开门,门外是荣石和一脸不高兴的许一霖。
“阿石,许总?”
许总?谁?许一霖?!正玩着游戏的李熏然回头看了一眼,扔下游戏柄撒腿就朝楼上跑。
“李熏然你给我站住!咳咳,咳咳”许一霖看见李熏然就气不打一处来!也顾不得跟荣石生气,越过几人去追李熏然。李熏然立马转了方向躲在沙发后面。
“一霖哥你听我解释。”李熏然一面躲着一面着急的大叫,“石哥救命啊!”
“你还有脸说!”许一霖简直快被气死了,“你知不知道舅舅给我打了多少电话!把我家都翻了个底朝天!你居然还敢离家出走!”
许一霖本来就因为感冒嗓子冒火,这一激动喊的嗓子又痛又痒,蹲在地上咳嗽起来!
“咳咳,你,你过来,我不打咳咳,不打死你!”
荣石连忙倒了杯水端过去,许一霖喝完了一整杯水才觉得稍微好点。李熏然也不敢躲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蹭到许一霖身边。
“你离家出走为什么要说去我那儿?”许一霖站起来用手点着李熏然的额头,“舅舅当真了你知不知道,去我家搜了三次,连地下室和车库都搜了!”
李熏然反驳他,“我没说,是老爹自己想到的。”


 

 


 

评论
热度(22)
2016-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