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舞王

© 影帝舞王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团宠和他的哥哥们

萧景琰看着李熏然想出了神。许一霖……熏然……李熏然……朱祁镇……萧景琰好像想起了什么。
“琰琰,怎么了?”看到萧景琰走神,蔺晨轻轻碰碰他的手臂。萧景琰回过神来,发现李熏然早找来纸笔等着了。“我没事。”萧景琰说着接过纸笔签好名字,想了想,又写了一段鼓励的话。然后递给蔺晨,蔺晨在萧景琰名字后面签好自己的名字,才还给李熏然。
李熏然接过签名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刚想得瑟一番,门“砰”的被打开了。
“李熏然!!”
传入耳朵的是荣石咬牙切齿的声音。慌忙收好手里的签名,李熏然一溜烟跑到明诚身后躲起来。
要问明家谁最有威严,大哥明楼?
no no no,大哥永远温润如玉谦和有礼,最有威严的是大嫂明诚。所以明诚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果然,荣石眼睁睁看着李熏然躲在明诚身后一脸‘你奈我何’的得意样,却不敢过去抓人。一时间明诚也不好开口,只能示意荣石稍安勿躁。
荣石气结的坐在一旁,才发现坐在另一旁沙发上看热闹的蔺晨,和旁边貌似被吓到的男孩子。
“三哥,你回来了。”蔺晨看着荣石露出一口大白牙,然后给萧景琰介绍,“这是我三哥,荣石。”
萧景琰露出猫弧打招呼,“你好。”
“嗯。”怒气未消的荣石依旧板着脸,蔺晨拍拍萧景琰的手示意他不要介意。萧景琰笑着摇摇头,心里却感叹着明家兄弟长的好像,而且一个比一个帅啊!
荣石看着李熏然,真心想拖出来打一顿。他好不容易把许一霖拐回来了,话还没说几句,就被李熏然搅黄了,气走了不说,荣石把许一霖送回去以后,根本连小区门都没能进去!可怜他一个星期没见媳妇儿了,才刚见面就要分别……
李熏然看着荣石思维飞速转着,过了一会儿悄悄蹭过去,“石哥”
荣石没好气的看他一眼,不理他。李熏然满脸堆笑的看着他,“你喜欢我霖哥呀?那我帮你呗!”
现在凌远不在,他得学会自保。(哎哟我天,小狮子你终于认识到你走到哪祸闯到哪儿的天分了!)

荣石挑眉看着李熏然,似乎在考虑这句话的可行性。
“我跟一霖哥一起长大的,没人比我了解他哦!”李熏然一脸得意的看着荣石,荣石盯着李熏然看了许久,决定暂且相信他。李熏然暗暗舒了口气,刚刚吓死他了。呜呜凌远怎么还不回来,他要找家长求抱抱!
“好啦,有什么事吃过午饭再说。”明楼不动声色的把李熏然拉走,这个孩子是一会儿也不安分啊,心里有点同情凌远了,这一天天的得收拾多少烂摊子。
“琰琰脚不方便,我们在家里吃好了。”蔺晨走过去把正在抢鸡腿的曲和和赵启平拉开,“启平不要吃了,一会儿吃不下饭了。和和你是哥哥不要跟他抢。”
“四哥你偏心!”和和不满的抱怨,“这还是我买的呢!”
“你买的又怎么了!四哥说是我的就是我的!”赵启平趁蔺晨跟和和说话的当口又偷偷咬了口鸡腿,鼓着嘴巴拼命嚼啊嚼,一副小仓鼠的模样让和和瞬间破功,瞬间房间里充斥着和和的魔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臭平你好像仓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赵启平咽下嘴里的鸡腿,抬脚把和和从沙发上踹下去,滚到地板的和和笑声依然未停。蔺晨一脸担忧的坐回萧景琰身边,看着地板上笑个不停的和和,想着要不要给二哥打个电话让他早点回来,你可爱的和弟很需要治疗啊!
“你们两个不要闹了。”明诚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两个活宝碰到一块永远没有消停的时候。
果然大嫂的话是最管用的。和和强忍着笑从地上爬起来,赵启平也乖乖的放下鸡腿坐好。萧景琰看着笑闹一团的明家兄弟心里有些羡慕。他是独生子,小时候爸妈又离异了,他跟着妈妈长大的,自小到大除了朱祁镇,一直都是他一个人,为了不让妈妈担心他,萧景琰从小就乖巧听话,家里从来没有像明家这么热闹过。
蔺晨没错过萧景琰眼里的羡慕和失落,伸手揽住他的肩膀,冲他展开标准傻白甜式的笑,“你还有我呢。”
如此平淡的一句话,却飘落在萧景琰的心底,从未消失。

一顿饭吃的还算安生,如果忽视掉抢来抢去的曲和和赵启平,还有一边煽风点火一边趁机抢菜的李熏然,这顿饭还是很安静的。
蔺晨表示大哥的厨艺越来越好了,吃的好满足啊!萧景琰也直叹陵越的厨艺简直太棒了,有空一定要跟明楼学习一下。
吃过饭,萧景琰有些乏了,坐在沙发上昏昏欲睡。蔺晨好笑的戳戳萧景琰的酒窝,“琰琰你去我房间休息会儿吧!”
“不用了,等下蔺晨哥送我去酒店就好,在这里太打扰了。”萧景琰拿起手机给朱祁镇打电话,“祁镇应该明天就回来了,到时候住祁镇家就可以了。”
――――――
“喂,琰琰,”朱祁镇的声音也略有疲惫,“你脚好点没有啊?”
“好多了,你很累么?”萧景琰关心的问,朱祁镇揉揉眉心,这几天赶mv,真的挺累的。
“还行吧,这几天有点忙,琰琰你到了没?”
“到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晚上吧!琰琰你现在住酒店么?”
“没有,我现在在蔺晨哥家。”说着萧景琰偷偷瞄一眼蔺晨,却发现蔺晨正盯着他看,瞬间萧景琰的脸又红了。
“哦~~蔺晨哥家呀?”朱祁镇一副我都懂的样子调侃,惹得萧景琰一时语塞,佯装生气的挂了电话,剩下朱祁镇在电话另一头笑得花枝乱颤。
“祁镇要明天晚上回来,蔺晨哥送我去酒店吧!”萧景琰努力忽视蔺晨眼里的期盼,蔺晨一听,皱眉道:“你现在脚不方便,去酒店没人照顾你,我不放心。”
“没关系,我自己可以的。”
“不行,你还是先住在这里吧,等朱祁镇回来再说。”蔺晨一口否决,“我去收拾下房间,你先在我房间休息一会儿。”
“那好吧。”萧景琰知道蔺晨的性子,只好妥协。





 

评论
热度(13)
2016-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