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舞王

© 影帝舞王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团宠和他的哥哥们

易小川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看朱祁镇,却发现这人上车不到十分钟就睡着了。
还真是放心啊!不过看着
朱祁镇恬静的睡颜,易小川就觉得心里被填的满满的。 
朱祁镇本来就累,加上易小川车开的极稳,上车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迷迷糊糊的记得自己好像忘了告诉易小川自己住在哪儿。可是这怎么会难到我们易boss,早在半小时前,易小川就把朱祁镇爱吃什么都了解到了。
虽然易小川很想现在就把人拐回家,但是想想还是忍着不舍老老实实的把人送回去了,这才刚开始,万一吓跑了以后岂不惨了?
把车停好,易小川转身静静的看着熟睡的人,眼睛下一片淡淡的黑影,当明星很累吧,都不能好好休息。易小川越看越觉得心疼,心里总有种把这人好好圈养的冲动。就让他待在家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这么奔波劳累。
正看的出神,眼前的人皱了皱眉头,似乎要醒来,易小川连忙整理好自己的表情,看着
朱祁镇慢慢睁开眼睛。刚睡醒的朱祁镇还有点迷糊,呆呆的看着易小川,好一会儿才想起是易小川送他回家。
“我们到了。”易小川强忍着伸手揉揉他的冲动,“下车吧!”
“嗯。今天谢谢易总了。”
朱祁镇下车道了谢准备走,却被易小川叫住。
“易总还有事?”
易小川不说话,却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到
朱祁镇身上,“外面不比车里暖和,小心别着凉了。”
朱祁镇想脱下来还给他,被易小川按住肩膀,“如果你生病了,我会”心疼的。后三个字易小川没说出来,“我会难交差的,老大会怪我没照顾好许总的朋友。”
“易总客气了,那好吧,衣服下次还你。”
朱祁镇当然不相信易小川这个烂理由,但是他现在真的好想睡觉,也就不再说什么,又说了声谢谢就转身走了,易小川还在看着他的背影发呆。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喂,老六,什么事?”
“川哥,老大出事了!”
易小川一路飙车回到wifi,“老大怎么了?”
“一点小伤,没事。”荣石看着慌张跑进来的易小川,没穿外套,头发因为跑的急有点乱,略显狼狈。
“你怎么回事?”
“呃,我没事。老大怎么受的伤?”
“都是林家那帮龟儿子,敢阴我们!”老六气的咬牙切齿,荣石看着手机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大的伤没事吧?请二爷过来么?”易小川看着桌子上血迹斑斑的纱布有些担心。想着要不要请凌远过来。
“不用,只是一点擦伤。”荣石拿过外套穿上,站起来,“六子跟小川说下林家的事,我出去一趟。”
“这么晚了老大你去哪?我跟你一起去吧?”你还带着伤呢。
荣石摆摆手,走了。易小川猛然醒悟,肯定是找许一霖去了。唉,什么时候老大跟大嫂这事儿才能定下来。看老大这样真是略心塞啊!转念想到自己,唉,更心塞啊!
易小川想的没错,荣石自己开车去了许一霖家。从香港一回来荣石就想去找许一霖的,他好几天没见到许一霖了,回来后思念一发不可收拾,总想着第一时间看见他,老六祁山一句“老大你这血淋淋的吓到大嫂”才让荣石坐下来,让祁山简单的给他做了包扎。虽然只是擦伤,但伤口很长,还有点深,荣石打算见过许一霖之后再回家,不然大哥和二哥肯定会把他关在家里让他养伤不让出门的。
荣石把车停在许一霖楼下,打开车窗看着漆黑的楼层皱眉。已经九点了,是还没回来还是已经睡了?掏出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打了过去。
“喂,哪位?”
“是我,荣石。”听着熟悉的声音,荣石觉得思念越发严重。
“荣总?”许一霖愣了下,怎么听着这人的声音有些疲惫?
“我说过别叫我荣总,”荣石挑眉,可惜许一霖看不到,“你在忙?”听着周围很乱的样子。
“嗯,大家聚餐。”顿了顿,又补上一句“一会儿就回去了。”
荣石勾勾嘴角,心情好了不少。“喝了酒不要开车。”
“……知道了。”
“那我挂了。”
“……”

许一霖听着断线声,莫名有些不悦,就这么……挂了?强压下心里的不舒服,许一霖用力甩甩头,乱想些什么东西!

荣石坐在沙发上,低头看着许一霖小心翼翼的揭开纱布给他换药,觉得自己这伤口突然不怎么疼了。许一霖把最后一圈纱布揭开,看着狰狞的伤口,眼眶有些发热,这个人,刚从香港回来,受了这么重的伤,却草草的包扎后就跑来找自己,到底,值得么?
荣石看许一霖盯着伤口不说话,只以为他见不得这血腥,伸手抬起他的头想说些什么,却冷不防看到对方发红的眼睛。
“阿霖……”
“荣石,”许一霖颤抖的开口,“我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
“你哪儿都好,”荣石抱住他,亲亲他的发顶,“只要是你许一霖,哪儿都好。”
“阿霖,我爱你。不是喜欢,是爱。我想每天晚上看着你入睡,早上看着你醒来,我想时时刻刻都能见到你,你笑起来最好看,我想每天看着你笑,但是你只能对着我笑,不然我会发疯的。”
这个霸道的男人!许一霖暗自好笑,表白还不忘他霸道的本性!许一霖努力的把眼泪憋回去,他才没有感动呢!
许一霖挣脱开他,脸上仍然一副冰冷,“荣总伤成这样还想着耍流氓。”话说的冷硬,不敢与荣石对视的眼神和微红的耳垂却出卖了他。荣石勾起他的下巴,看着他通红的眼睛,与他鼻尖相对,“我还会更流氓。”
许一霖的整个耳朵都红了,他就是突然觉得荣石稍稍那么顺眼了一点而已,为什么,听着这声音该死的诱惑!
“再不包扎血流光了就没法耍流氓了!”许一霖低头给他包扎伤口,荣石看的心情大好,“这么担心我?”
“我是担心你要是死在我这我怎么跟警%察交待。”许一霖依旧高冷,但一点不妨碍荣大佬的好心情。

许一霖迅速的包扎好,然后掏出手机走到阳台给李熏然打电话。李熏然正睡得香,电话铃声响起,先惊醒的是凌远。
“喂?”
“……凌远?”
“是,许总有事么?熏然睡着了,要叫醒么?”凌远捂着电话压低声音,李熏然皱皱眉,翻个身搂住凌远的腰蹭了蹭,继续睡。凌远笑着摸摸他的头发,静静等着许一霖开口。
“不必了,本来就是找你,让他睡吧。”许一霖没有安逸尘的电话,只能打李熏然的问问,没想到两人还在一起。
听了许一霖的话凌远有些惊讶,“许总找我有什么事?”
许一霖往客厅看了看,荣石似乎是累了,坐在那儿闭目养神。
“那个,荣石在我这儿。”顿了顿,想着怎么说才合适,“他受了伤,我想还是你亲自来看看比较放心。”荣石的伤不知道怎么回事,贸然去医院不知道有没有危险。虽然许一霖不想承认,但他确实很担心荣石,那样的伤口是要缝合的吧!
“我马上到,许总一定要留住他!”许一霖看着挂掉的电话愣神,怎么突然觉得凌远最后三个字说的咬牙切齿的?
许一霖回到客厅,想了想,轻声说:“我给凌先生打电话了,他一会儿就过来。”
荣石猛地睁开眼,这是……在下逐客令么?
看出那对眸子里的不安,许一霖别过头去,“伤口很长,必须要缝合一下。你……”许一霖转过头来看着荣石,发现漆黑的眼眸看不出什么情绪,到嘴的话就变成了“你……饿不饿?”
荣石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嘴角隐隐有些笑意,许一霖被那眼神盯的有些不自在,板着脸说:“我怕你饿晕了凌先生找我麻烦。”
真是个让人难以信服的借口,但荣石很高兴,已经开始关心他了不是么?
“我还没吃晚饭。”
“那我随便做一点,你凑合吧!”
荣石看着许一霖,终于笑出来,许一霖也终于待不住了,跑进厨房关上门,摸摸发热的脸,心里直气自己没用,脸红个什么劲。
凌远轻手轻脚的穿好衣服出了门。他比谁都清楚,每当荣石受伤的时候,都是不敢回家的,他怕家人担心,记得荣石几年前被人暗算,受了枪伤,明楼硬是把他关在家里休养了三个月,差点把荣石关出抑郁症。可是荣石知道,大哥那是在心疼他,所以近些年都在忙着为洗白自己做准备,他也不想再让家人担心,更何况,他以后还有许一霖。
荣石在许一霖那里凌远不奇怪,但听到荣石受伤他就开始担心了,荣石和许一霖的事情他多少知道一些,许一霖现在应该是还没接受荣石,可是刚才许一霖打电话时明显透着担心,难道荣石伤的很严重?
心里担心着,凌远车开的飞快,李熏然带他来过,所以很快凌远就到了许一霖家门口。
按响门铃,许一霖打开门,吃惊的问:“这么快?”反应过来有些不自在,侧身让开路。
凌远也顾不得跟他客套,提着医药箱走进去。一进客厅就看到荣石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脸色有些苍白,没穿外套,腰间的衬衫被血染红,让人看的心惊肉跳。
“怎么回事?”凌远一边问一边快速的解开纱布,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只是创口较长,倒没有感染。
凌远拿着镊子准备缝合,荣石看着凌远挑眉,这么长的伤口,二哥你真的不准备给打点麻醉药么?




评论(2)
热度(13)
2016-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