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舞王

© 影帝舞王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团宠和他的哥哥们

凌远同样挑眉,荣大佬受这点伤算什么,轻伤不下火线嘛!
“那个……”许一霖在一旁忍不住开口,“不用麻醉药么?”
得,这两人倒是想到一块去了。凌远看看荣石,面不改色的说:“忘了带。”
忘了带?这……许一霖无语的看向荣石,在心里默默为他点蜡。
“阿霖我饿了。”荣石看着许一霖皱眉的样子心里暗自高兴,这是在为自己担心呢,但他不想让许一霖在这看着。许一霖听到荣石的话,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去了厨房。凌远回头看了一眼,迅速的拿出麻醉药打上,然后放好针筒重新拿起镊子。
“没有麻醉药,你忍着点吧!”
正端着面走出来的许一霖听到这话不由得看向荣石,荣石莫名想笑,可是看看凌远的脸色又不敢笑,只能硬憋着,可是在许一霖眼里,就成了忍痛忍得辛苦。
荣石忍笑忍得辛苦,许一霖看的心里五味陈杂,凌远则有些无奈,这个笨弟弟,表面上叱咤风云风光无限,走到哪都是人人敬畏的老大,可实际上呢?连自己媳妇儿都搞不定,传出去多丢人!还得靠他这个二哥推波助澜一把。
凌远利落的剪断线,拿防水贴贴住伤口,一边翻药箱一边交待许一霖:“五天以后拆线,伤口不能碰水,消炎药不能停,如果伤口发炎及时告诉我,下半夜可能发低烧,吃点药就行,”说着把药放进许一霖怀里,想了想又拿出一瓶药膏,“每天换两次药。”
许一霖看着怀里那一大堆药呆住了,无语的看着凌远,“凌先生不觉得荣总回自己家养伤更好么?”你这一副我把弟弟托付给你的表情是闹哪样?
凌远淡定的撇一眼阴沉着脸的荣石,在心里叹口气,“阿石这个样子不能乱动了,不然伤口又会出血,我照顾你弟弟,你照顾我弟弟,这很公平。”
一句话把许一霖呛住了,李熏然,你等着!
李熏然正睡得好好的,突然打了个喷嚏,习惯性的往旁边摸去,却什么都没摸到。咦?凌远呢?
许一霖刚想说什么,凌远的手机突然响了。
“小狮子来电,凌远快接旨,小狮子来电,凌远快接旨……”
听着这魔性的铃声许一霖默默把嘴边的话又咽下去,好歹人家的弟弟还正常点不是?
“喂,熏然,我马上回来,你乖乖的别踢被子……”凌远边说边朝门口走去,关门走人,动作利落无比。
这就走了?许一霖无奈的笑着把药放在桌子上,却看到荣石黑着脸站起来,拿过染血的外套穿上,“我回去了,你早点休息吧!”
许一霖扶额,“站住!”他只是担心照顾不好人,又没赶他……等等,自己干嘛要担心?!
但他现在也顾不上这些,因为某人虽然停住了脚步,却一直没回头。整个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压抑起来。
“把面吃完……我去收拾客房。”
荣石惊喜的转身,却只看到那人匆匆消失的背影。心情大好的坐到桌子前吃饭,连一向讨厌的番茄吃着也没那么难吃了。

睡觉时候荣石老老实实的去了客房。慢慢来嘛,既然都能登堂入室了,离主卧也就不远了。
荣石这边睡得香,许一霖可就睡不着了!明明被人强吻了还没找他算账呢,怎么又住进他家里来了?想想凌远的话,许一霖使劲揉揉脸,这个李熏然!纠结不已的许一霖快一点才睡着,可睡着睡着,总觉得好像身后有个大火炉靠过来,好暖和啊!许一霖不由的转过身靠近热源。但心里总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对了,床上哪来大火炉!不会是……
许一霖猛地睁开眼,英俊的眉眼近在咫尺。许一霖伸手想推开他,却被薄薄的睡衣下火热的触感吓了一跳。怎么这么热?连忙试了试额头,好烫,手忙脚乱的找出体温计试了体温,还好,38℃。找出凌远留下的药给他吃了,然后看着终于安静下来的人皱眉。
这么大个人,他又搬不动,那就只有自己去客房睡了,可又不知道什么时候退烧,万一退了再烧起来怎么办?纠结了许久,许一霖认命的爬上床,算了,他是病号,只此一次。
许一霖刚爬上床,荣石就像八爪鱼一样缠上来,扒都扒不开。许一霖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装睡。
“冷。”荣石喃喃出声,许一霖也不动了,算了算了,跟他一个病号较什么真儿!任由荣石抱着他沉沉睡去。

荣石醒来时许一霖还在睡,看着怀里安静睡觉的人,荣石觉得如果不吻下去就辜负了此番良辰美景啊!(耍流氓还耍的这么文艺……)
许一霖正睡得香,突然被嘴上的温柔触感惊醒,刚想说话,嘴里却滑进一个湿热的东西。
“唔……唔……”拼命想推开身边这个人,却怎么也推不动。反倒被人捉住手腕按在床上。本来想浅尝辄止的荣石,却被这美好的感觉迷了心智,轻柔的吻变得越来越浓烈,好像要把眼前的人直接拆吃入腹一样。挣扎不已的许一霖也慢慢沦陷在这样的深吻里,动弹不得的他只能狠狠瞪着荣石,却看到他闭着眼睛一脸陶醉。意识到许一霖不再挣扎,荣石睁开眼睛,许一霖就这么猝不及防的迷失在这对深眸里……


评论(5)
热度(29)
2016-09-01